Home / 历史

历史

1989年捷克的“天鹅绒革命”

天鹅绒革命后的布拉格 和世界上的每一座城市一样,布拉格自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捷克共和国的近代历史上经历了其中之一最大方面是,他们已经以布拉格为中心把国家建设成为世界上最大经济体的竞争者。其中最重要的分别于1999年和2004年加入北约和欧盟。 从政治上来看,情况是非常稳定的,正个国家的民主已经在城市和乡村得到普及。由两个主要政党执政 – 即公民民主党(The Civil and Democratic Party)和社会民主党(The Social Democratic Party)- 由于支持的力量非常接近,所以两党互相牵制都不能越权。然而在某种程度上作了些调整,2010年克劳斯被选为担任捷克联合政府的国家主席。 如今的布拉格城已成为一个充满活力的城市,繁荣的经济以及过去所取得的一切成就对布拉格来说有着极为重要的历史意义。天鹅绒革命前的情景在很多人心中仍留下深刻的记亿,这是捷可人民永远不会忘记时期

Read More »

瓦茨拉夫•哈维尔(Václav Havel)

瓦茨拉夫·哈维尔是一名前编剧和不同政见者,在捷克斯洛伐克朝着自由市场经济的民主国家过渡期间,他成为了捷克斯洛伐克的总统。 瓦茨拉夫·哈维尔吸烟很多,样子衣冠不整,出了名的安静。由于这些原因,他不像是带领捷克斯洛伐克走出捷克社会主义体制的人。不过他之前大量从事政治至少有20年,且他的行动主义经常给他带来和当局的麻烦。尽管如此,他继续在为真理和自由的捷克斯洛伐克而战斗。 当苏联人入侵,他被迫停止艺术家的事业,被发往在一家酿酒厂工作。这并没有阻止哈维尔的艺术倾向,他继续创作出要求捷克共产主义者的谎言和欺骗被揭露的作品。他还为很多非法出版社工作,以其对极权主义的憎恨集结了支持者,请求国家领导人在行为上更为真实。这些恳请并没有被捷克统治者高层所接纳;相反因为帮助发起《七七宪章》而被投入狱4年。 到1989年,捷克社会主义显然要垮台。这时有许多希望有改变的捷克人向哈维尔寻求帮助,从而他转变成一个为政治改革而战斗的领袖人物。那时候,他还表现出很大的道德程度,以及对政治的才华,这些通常都是在狱中写下的文章中显露出来的。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在2011年12月18日,瓦茨拉夫·哈维尔在对疾病的长期斗争中逝去。   哈维尔的遗产 也许人们会惊奇地发现瓦茨拉夫·哈维尔在国内拥有的名声比在国外拥有的复杂地多。虽然(在国内)他普遍会受到尊敬,可没有像国外感觉中的那样把他看成捷克的良心。 在最说明了他个人的采访当中有一次是在2009年他进行的采访,当时请他评估一下天鹅绒革命(Velvet Revolution)的那些领导对于1989年制定的目标都实现得怎样。他称多数目标已经实现,可批评了主导着捷克政治系统的党内斗争,并指责它阻碍了文明社会的回归。 哈维尔还留下了一笔文学遗产。当政治生涯结束后,他就开始再次写作,在他最后的作品中有一部叫《离别》(Leaving),作品中他嘲讽了中欧政治家的虚荣。他还写了一本自传《城堡去与归》(To the Castle and Back)。不久将上映一部基于乔治·马克·本纳莫(Georges-Marc Benamou)所写的《慕尼黑之幽灵》(The Ghost of Munich)一书改编的电影。

Read More »

今天的布拉格

天鹅绒革命和共产主义垮台后的二十年多年间,欧洲最热门的旅游目的地之一布拉格,并没有出现旅游热减弱的迹象。虽然不再像以前那样旅客可以讨价还价,但捷克首都那惊心动魄的历史、辉煌的建筑以及种类繁多的娱乐活动仍然一如既往地吸引着流连忘返的世界各地的游客。 今天的捷克共和国 – 特别是布拉格 – 被看作是所有其他东欧国家寻求为国民发展经济改善生活的好榜样。布拉格被看作为很多中欧和西欧较为成熟的首都级国际大都会的竞争对手,以及资本主义所带来的各种好处获得好的评价 — 也有一些消极的方面。好的衡量办法就是一个国家的整体情况,过去10年,捷克共和国成为欧盟国家中拥有最高的国内生产总值 –其中首都布拉格的国内生产总值创最高增幅。 虽然布拉格的经济状况是远远优于东欧的其他邻国,从过渡民主主义过度到资本主义的方式生活造成了一些问题,其中最明显的贫富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虽然这个问题在每一个资本主义国家都或多或少地经历过,捷克政府将需要迅速采取行动停止升级这个问题。 当你参观布拉格时,你会发现其中一个最令人吃惊的事情是,这个城市有一群数量庞大的烟民。虽然自2006年起以来国家已出台了相关法律来禁止在公共场所吸烟,然而吸烟者的数量似乎并没有下降。奇怪的是,虽然大部分本地区都设有专门的非吸烟区客人,但人们仍然我行我素地在餐厅内吸烟。 近年来布拉格最大的影响之一是来自西欧的大量年轻游客涌入布拉格并谜上了瓦茨拉夫广场充满活力的夜生活、便宜的美酒以及脱衣舞俱乐部等。人们对此有不同看法,一方面,他们带来大量的资金促进布拉格经济的发展,但另一方面,他们也可能会造成一些破坏,并导致城市的许多地区特别不尽如人意。然而由于价格已开始上涨,很多游客正在寻找去其他东欧城市率游,如布拉迪斯拉发(Bratislava)、布加勒斯特(Bucharest)和里加(Riga)等。

Read More »

共产主义政权统治下的布拉格

战后捷克斯洛伐克宣称捷克在总统贝奈斯领导下再次获得自由直到冷战开始。冷战虽然导致捷克斯洛伐克的许多人表达他们自己对共产主义思想的渴望,以及在国家的其它地区开始普及。在短短几年内,共产党的呼声日益高涨,直到1948年,贝奈斯辞去他的总统一职,并允许共产党承担起对国家的控制,并由克莱门特哥特瓦尔德接任总统。 当共产党接管捷克,住在捷克斯洛伐克的350万德裔被强行谴返回德国,尽管许多德裔的家族生活在捷克斯洛伐克已有多个世纪的事实仍然不能幸免。这一事件发生在 – 苏台德区 – 直到今天这一政治和社会分歧仍然受到影响,人们仍在进行着大量有关行为的合法性以及其背后的道德问题的讨论。 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执政41年,从1948年到1989年,这个时期整个国家没有发生太大的在政治事件。几乎所有的私有财产都被政府没收,在西欧许多人享有的自由,而普通的捷克公民被剥夺了。执政党通过宣言的恐吓来控制国民,致使人们害怕发表言论反对那些用铁腕统治的政俯。 在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统治其间发生的唯一事件是1968年爆发了点燃捷克人民心中的希望“布拉格之春” 事件。这是由总统亚历山大杜布切克的呼吁,主张“带有人性面孔的社会主义”并获得广大人们支持因而激起人们参加集会和示威活动。之后不久虽然杜布切克应邀访问莫斯科,当他问回国后,该计划的所有想法被搁浅,俄罗斯坦克碾过布拉格街头,武力干涉镇压那些“布拉格之春”的支持者。导致杜布切克被迫辞职,之后由古斯塔夫胡萨克接任总统(从70年代至20世纪80年)。 虽然 “布拉格之春”事件的镇压意味着,反抗者的公众面孔被除掉,然而仍在继续地下活动。一组称为77宪章的捷克斯洛伐克公民组织的集会请愿运动,监视政治制度,直到共产主义的垮台。

Read More »

1968年捷克的“布拉格之春”

早在1968年,安托宁•诺沃提尼(Antonín Novotný)— 是一名以强硬立场而闻名的政客 –被斯洛伐克的改革派人物历山大•杜布切克取代出任捷共第一书记。他的任职曾通过共产党的排名以及他的改革派主张而获得提升,毫无疑问地震撼了完全控制着卫星状态的俄罗斯的领导。也许他的信仰中最令人震惊的是,他建议捷克斯洛伐克变成一个社会主民主国家,这显然是与共产主义理想相违背的。 对这样的想法公众给予了大力的支持,被称为“带有人性面孔的社会主义”,但真正重要的控制人物是 – 莫斯科的其他政治家和领导人-印象不太深刻。尽管由于政府的控制力度变得宽松,但以前从未见过捷克斯洛伐克人民爆发如此大的抗议:音乐界起来反抗,反莫斯科的情绪走进公众的视线,分散了政治理念的普及。从共产党的桎梏中解放出来的自由似乎终于得以实现,而人民大众从来没有想过它会在20世纪60年代结束。 但没有想到的是,捷克共产党在1968年8月突然结束,当强大的苏联觉得他们厌倦了卷入捷克斯洛伐克的氛围。他们担心的不只是所发生这些事件,而且担心还很可能蔓延到其他共产主义国家,并因此威胁到整个欧洲共产主义制度。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苏联派500,000多人的军队入侵捷克斯洛伐克推翻公众新建的政治民主化运动。在瓦茨拉夫广场上苏联的坦克显示巨大的力量,可以看到勇敢的男女试图反击外国势力 – 要么是通过暴力手段,要么通过和平方式占领全国各地区。绝不是像苏联所说的那样是一场不流血的入侵,因为在整个入侵期间造成有大量的人员伤亡和死亡。与此同时,杜布切克及他的支持者被苏联军队逮捕并送往莫斯科,他们在那里被迫放弃他们的政策。虽然杜布切克回到捷克,但他仍然掌握实权,如今仍然影响着其他地方 – 现在杜布切克成为一个傀儡统治者的一个缩影。尽管如此,捷克斯洛伐克公众的反抗仍在继续,1969年1月公众的反抗达到了令人不寒而栗的高度,当一位名叫扬帕勒克(Jan Palach)的年轻男子为了抗议苏联占领,在瓦茨拉夫广场上引火自焚,而失去年轻的生命。 即使作为一位傀儡领袖,杜布切克政权也没有持续太久。1969年4月,杜布切克被撤职,由苏联挑选的古斯塔夫•胡萨克(Gustav Husák)取代杜布切克出任捷共中央第一书记。他的任职导致过去几年人们享有的自由被剥夺,许多最伟大的艺术家和知识分子受巨大的打击而被迫流亡他国。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和几年中,胡萨克清洗和迫害曾积极参与和支持改革以及反对苏军占领的党内外人士。他还延长了可怕的秘密警察的权力。捷克斯洛伐克还举行以提供一个良好的生活标准作为交换的谈判中商定将奉行共产党的提议。就这样,直到1989年,天鹅绒革命暴发了。

Read More »

共产党执政的后果

共产党的所作所为仍然留在捷克共和国人们的记忆中,仍然对整个国家人们的心理、经济以及社会产生重要影响。显而易见的是,共产主义剥夺了捷克人民的很多权力,他们仍然试图不通过任何程序以调整人们的生活- 他们的活动仍然在进行。 未曾生活在共产党统治时期的任何人是无法理解生活在那个时期的男、女及儿童的真实生活状况。政府仍然控制着人们的言论自由,甚至那些拒绝加入共产党的人可能会失去他们的工作而且连他们的孩子也被列入将来无法就业的黑名单中。这一点你可以想像一下,大多数人讨厌这样的制度,然而却无处诉说反对这样的制度。这使人们感到很无望 – 一个民族要打破其束缚,但无能为力。 共产主义思想最大的毒害之一就是捷克人民对生活中主要事情的态度。共产主义制度摧毁他们的个人主体意识— 一群缺乏自己的个人主张、技能和价值的人。这使得捷克人性格变得很内向,这一现象直到今天仍然存在,许多捷克人可没有想到他们仍可以改变大局而且他们是完全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主人。 尽管受到政治上的压迫以及残酷的政府控制,仍然有很多人对这一时期有着美好的回忆— 对于那些来自异国他乡的游客是有点特别。虽然很多人都记得他们来到捷克时有机会享受到捷克所提供的基本的旅游设施以及为所有公民提供一个安全的地方居住和值得信赖的工作机会。现在人们都担心他们的抵押贷款、账单、就业保障等诸多因素,人们觉得这大大超过前政权的压力。从本质上讲,没有远大志向的人则按照共产党政权允许的方式幸福地生活着,而那些有抱负的人就爱在当今世界自由地追求自己的梦想。有一件事从未受损,即使在最艰难的时代,那就是捷克人的幽默感。这可以通过1989年所拍的电影看出来,其中许多人有着轻松的生活、诙谐的幽默感。制作这些电影并非与政权垮台相巧合。这些影片的主要特点之一是对政权的反叛,这显然是多年来在高压统治下所建立起的对所有挫折的一个直接影响。

Read More »

著名捷克歌唱家和作曲家

安东尼·德沃夏克 — Antonín Dvořák(1841 – 1904布拉格人) 捷克作曲家中最受人们最重和作品被演奏最多的名作曲家。他谱写了交响乐曲、器乐曲和歌剧。他的事业在1892年当他在纽约成为(前)美国国家音乐学院(U.S. National Conservatory)院长时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德沃夏克的《新世界》交响曲(New World Symphony)是美国航天员在1969年登上月球后听到的第一首音乐。 兹德涅克·菲比赫 — Zdeněk Fibich(1850 – 1900) 菲比赫是歌剧、钢琴套曲、通俗剧和交响乐的作曲家,曾担任布拉格国家剧院的戏剧顾问。他以歌曲《诗》(Poem)而闻名世界,这首歌曲是交响诗《黄昏》(V podvečer)的一部分。 莱奥什·雅纳切克 — Leoš Janáček(1854 – 1928) 最受尊敬的捷克作曲家之一,多部歌剧的作曲家,其中《继女耶奴发》(又名:她的继女,一般叫耶努法—Jenufa)和拉什舞曲(Lachian Dances)世界著名。他是一名导演、组织者和作曲家,从摩拉维亚民歌中获得启发,这些主题反映在了他的作品中。 雅洛斯拉夫·哈谢克 — Jaroslav Ježek(1906 – 1942) 捷克作曲家和钢琴家、著名钢琴独奏曲《布加迪步伐》(Bugatti Step)的作者。在自由剧院(Liberated Theatre)为*沃斯克维茨(Jiři Voskovec)和维利赫(Jan Werich)的讽刺表演创作的爵士乐和舞曲很有名,至今在演。他流落到美国时英年早逝。 (*译注:沃斯克维茨和维利赫是两名捷克著名演员) 斯塔夫·马勒 — Gustav Mahler(1860 — 1911) 来自吉赫拉瓦市(Jihlava)的捷克犹太谱曲家,无调音乐的先驱。他的最高水平作品是第一交响乐:《大地之歌》(The Song of the Earth)和《泰坦》(Titan),两者都以在摩拉维亚地区田间丛林中的自然声音为基础。 汉斯·卡拉萨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