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8年捷克的“布拉格之春”

早在1968年,安托宁•诺沃提尼(Antonín Novotný)— 是一名以强硬立场而闻名的政客 –被斯洛伐克的改革派人物历山大•杜布切克取代出任捷共第一书记。他的任职曾通过共产党的排名以及他的改革派主张而获得提升,毫无疑问地震撼了完全控制着卫星状态的俄罗斯的领导。也许他的信仰中最令人震惊的是,他建议捷克斯洛伐克变成一个社会主民主国家,这显然是与共产主义理想相违背的。

对这样的想法公众给予了大力的支持,被称为“带有人性面孔的社会主义”,但真正重要的控制人物是 – 莫斯科的其他政治家和领导人-印象不太深刻。尽管由于政府的控制力度变得宽松,但以前从未见过捷克斯洛伐克人民爆发如此大的抗议:音乐界起来反抗,反莫斯科的情绪走进公众的视线,分散了政治理念的普及。从共产党的桎梏中解放出来的自由似乎终于得以实现,而人民大众从来没有想过它会在20世纪60年代结束。

1968年捷克的“布拉格之春”

但没有想到的是,捷克共产党在1968年8月突然结束,当强大的苏联觉得他们厌倦了卷入捷克斯洛伐克的氛围。他们担心的不只是所发生这些事件,而且担心还很可能蔓延到其他共产主义国家,并因此威胁到整个欧洲共产主义制度。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苏联派500,000多人的军队入侵捷克斯洛伐克推翻公众新建的政治民主化运动。在瓦茨拉夫广场上苏联的坦克显示巨大的力量,可以看到勇敢的男女试图反击外国势力 – 要么是通过暴力手段,要么通过和平方式占领全国各地区。
绝不是像苏联所说的那样是一场不流血的入侵,因为在整个入侵期间造成有大量的人员伤亡和死亡。与此同时,杜布切克及他的支持者被苏联军队逮捕并送往莫斯科,他们在那里被迫放弃他们的政策。虽然杜布切克回到捷克,但他仍然掌握实权,如今仍然影响着其他地方 – 现在杜布切克成为一个傀儡统治者的一个缩影。尽管如此,捷克斯洛伐克公众的反抗仍在继续,1969年1月公众的反抗达到了令人不寒而栗的高度,当一位名叫扬帕勒克(Jan Palach)的年轻男子为了抗议苏联占领,在瓦茨拉夫广场上引火自焚,而失去年轻的生命。

即使作为一位傀儡领袖,杜布切克政权也没有持续太久。1969年4月,杜布切克被撤职,由苏联挑选的古斯塔夫•胡萨克(Gustav Husák)取代杜布切克出任捷共中央第一书记。他的任职导致过去几年人们享有的自由被剥夺,许多最伟大的艺术家和知识分子受巨大的打击而被迫流亡他国。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和几年中,胡萨克清洗和迫害曾积极参与和支持改革以及反对苏军占领的党内外人士。他还延长了可怕的秘密警察的权力。捷克斯洛伐克还举行以提供一个良好的生活标准作为交换的谈判中商定将奉行共产党的提议。就这样,直到1989年,天鹅绒革命暴发了。

PAT

Check Also

1989年捷克的“天鹅绒革命”

和世界上的每一座城市一样,布拉格自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捷克共和国的近代历史上经历了其中之一最大方面是,他们已经以布拉格为中心把国家建设成为世界上最大经济体的竞争者。其中最重要的分别于1999年和2004年加入北约和欧盟。